歡迎訪問戲曲文化網
聽戲看戲學唱戲就上戲曲文化網!

民間小戲《王大娘補缸》唱詞

民間小調 王大娘補缸

人物 張補缸 王大娘
[張補缸幕內吆喝:“鋸鍋唻——鋸缸哎——”之后挑擔上。
張 (唱)
八月里來秋風涼,
高粱紅來谷子黃。
秋成八月活計緊,
我挑起這補缸擔子走四方。
前走一步叮當響,
后退一步響叮當。
前半輩子我是個窮光棍兒,
到現在我還是一個棍兒光。
肚子餓了沒人做飯,
衣服破了沒人洗漿。
天災病咽沒人問,
晚上回家炕冰涼。
光棍兒的日子真難過,
思想起來好心傷。
今天不往別處去,
一心趕奔王家莊。
王家莊我看上了人一個,
好心的寡婦王大娘。
那一天我到她家把活做,
大娘對我情意長。
我鋸缸鋸了半下晌,
她給我做了兩碗疙瘩湯。
補缸我活了三十多歲,
沒人管我的暖和涼。
今天我再把大娘會,
看看她到底啥心腸。
心里有事腳步快,
眼前來到王家莊。
這說到就到了。你看,那門前兩顆大白楊,秫秸壓頂土平房,那不就是王大娘的家嘛。(欲進又止)慢著,這心急吃不了熱湯面。可不能太冒失了,我還得試試她。(吆喝——鋸鍋唻——鋸缸哎——
[王大娘上。

王(唱)
王大娘我正坐在上房,
忽聽外面喊聲長。
我不買鋼針和絲線,
不買煙來不買糖。
不打酒來不裝醋,
專等補缸來鋸缸。
大娘我用手推開門半扇,
留著半扇把臉擋上。
我在門里偷著看,
來的正是補缸張。
張補缸,你又來了?
張 來了來了。王大娘,你有什么活嗎?
王 沒——沒活。
張 你若沒活,那我就走了。再見。
王 哎等等!你人好,心好,手藝又好,我怎么能沒活呢!你等著,我去把那口破缸搬出來。
[王大娘進屋,張補缸坐等。
王(唱)
王大娘我進屋來四下觀看,
看來看去我著了慌。
大缸沒壞釉子發亮,
二缸也沒掉岔來沒有傷。
三缸四缸沒有紋,
小缸腿子還挺坐棒。
想要補缸缸沒壞,
倒叫我犯思量。
心里著急沒注意,
碰掉了鹽罐子砸了缸。
大娘我一見心高興,
這口缸打得我心里真敞亮。
我順手操起捍面杖,
乒乒乓乓砸開了缸。
大紋我砸了幾十道,
小紋砸了個滿缸幫。
不是大娘我不會過,
為的是跟補缸嘮家常。
大娘我搬缸搬不動,
叫聲補缸你快幫忙。
張補缸(說)哎!來了。
(唱)
補缸我聞聽不怠慢,
幫著大娘來搬缸。
王 我前面滾缸捎著走,
張我后面滾缸不慌不忙。
王嘰里轱轆滾得快,
張門坎子太高擋住了缸。
王我光顧抬缸沒注意,
張我大手按在她的小手上。
王 你不把缸沿,按我手干啥?
張這咋說的。
王 這一個人抬缸她咋抬不動?
張 過日子沒老爺們干啥都不順當。
王大娘我一聽臉發熱,
補缸他說話話里有文章。
張把缸滾到屋門外,
我拿起了錘子叫叫缸。
這口缸打的可真奇怪,
不是舊傷全是新傷。
王昨天夜里三更過,
耗子抓貓鬧得慌。
我拿枕頭把耗子打,
一枕頭把缸砸漏了湯。
張枕頭怎么能把缸砸壞?
枕頭瓤里全是糠。
王我們家的枕頭可不一樣,
石頭瓦片里面裝。
張這么硬的枕頭怎么能枕?
鋼頭鐵背也得硌傷。
王說得大娘我憋不住樂,
你鋸缸何必多管閑勾當。
鋸你的缸得了。
這活計你要錢多少?
張 我要你銅子一百雙。
王 買口新缸錢多少?
張 不多不少銅子五十雙。
王鋸缸咋比買缸貴?
張你這口缸里里外外全是傷。
大鋸子也得三千六,
小鋸子也得兩抬筐。
我給你鋸完這缸一口,
連本帶利全賠黃。
王你賠不賠來我不管,
給你個銅子買塊糖。
張給個銅子也不嫌少,
有錢沒錢都鋸缸。
王大娘我一聽抿嘴樂,
沒見過補缸鋸缸這么大方。
張我順手拉起了金剛鉆兒,
吱吱嘎嘎鋸大缸。
王我搬了條凳子一旁坐,
沒話找話嘮嘮家常。
張補缸,你的手藝還真不大離兒呢。
張 那還用說了,沒有這金剛鉆兒,也不敢來攬這瓷器活呀。嘿嘿——你貴姓?
王 上回來,不是都告訴你了嘛。
張 嘿嘿……大娘你姓啥我忘記了,
王 老虎腦門兒我姓王,補缸你姓啥我也忘記了,
張 孔雀開屏我姓張。
大娘你今天貴庚幾?
王 三十二歲我屬羊。
補缸你今年貴庚幾?
張 三十三歲我也屬羊。
王 我三十二歲把羊屬,
你三十三歲咋還屬羊?
張你羊我羊不一樣,
你屬綿羊我屬山羊。
一個也是趕來兩個也是放,
羊找羊來戀成幫。
王大娘我一聽紅了臉,
補缸他說話太荒唐。
我想要進屋又拿不動腿,
羞羞答答站在一旁。
張 補缸我這里偷眼看,
大娘的小模樣長的實在強,
瓜籽臉蛋櫻桃口,
毛嘟嚕的大眼睛水汪汪。
頭上梳了一個盤云髻,
沒戴墜子兩耳光。
士林布小夾襖不肥不瘦,
青花旗的褲子不短不長。
一雙小腳長得不大,
穿雙布鞋實納幫。
光看大娘沒注意,
走了錘子打了缸。
王大娘大娘我假裝生了氣,
叫聲補缸你聽短長。
你鋸缸不把缸來看。
為啥盯著我大娘?
張我若看你都雙瞎眼,
誰看你了?啊呀,
王你怎么把我缸打了?
張打了缸不要緊,
打你舊缸賠你新缸。
王你賠新缸我不要,
新缸沒有舊缸腌菜香。
張你若不要就拉倒,
王 拉倒,沒那么便宜的。
我打你這個沒肝沒肺沒心腸的!
頭一場我打你個青黑豆,
二一場打你個紅高粱。
三一場打你個白沙谷,
四一場我再給你落落揚。
說著惱來道著怒,
我擼胳膊挽袖子伸巴掌。
張 大娘你要打盡管打吧,
我不躲來也不藏。
我走南闖北把活千。
挨打挨罵是經常。
補缸我受過多少窩囊氣,
大娘你要打怎么能下去這巴掌?
王聞聽此言我的心一動,
眼淚掛在眼圈上。
我開口忙把補缸叫,
咱兩個苦瓜連著一棵秧.
我年輕守寡十二載,
日子過得也凄涼。
沒人疼來沒人管,
大事小情沒人幫。
我身邊沒有兒和女
孤孤單單守空房。
我有心重把當家的找.
這寡婦人家口難張。
張 咳!其實,那有啥難張口的。大娘,你若是有這個心思,我張補缸倒愿意幫忙呢。
王 那——那叫人多抹不開呀。
張 咳!
〔唱〕
大娘你要把當家的找,
就把那三從四德丟一旁。
我給你介紹人一個,.
補缸鍋子本姓張。
他和我長的一個模樣,
你看相當不相當?
王 你說的補缸張他是哪一個?
張 大娘,你順著我的手腕兒瞧啊!
〔張補缸用手指了一圈,最后指自己的鼻子。
王臊得大娘我紅了臉膛。.
你有心來我也有意,
張咱們倆收拾收拾就拜天堂吧。
王 那可不行,你回去請個媒人吧。
張 咳!就別費那個事了。我那大棉襖二棉褲,三塊板一張鋪,胳肢窩一夾——就來住唄。
王 哎,你急什么哪!還是請個媒人來
張 那就聽你的。
[張補缸挑擔。
(唱)
張 我忙把這扁擔挑肩上,
王 我替他裝好補缸箱
回去你快把媒人請,
張 呃,慢不了。
我歡歡喜喜出了莊。
(吆喝)鋸缸唻——(忽然醒悟地)哎呀,我 還鋸什么哪,快走吧!
(張補缸挑擔急下,王大娘依門掩口而笑。
——劇終

本文《民間小戲《王大娘補缸》唱詞》地址:http://www.xljzrd.icu/xiqudaquan/xiaodiao/mingpian/5115.html

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沒有了
王大娘補缸相關文章
戲曲文化網微信公眾號
街机森林舞会